您好,欢迎来到济南葵恩心理与教育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葵恩心理与教育中心 >> 心理专栏 >> 人际关系 >> 且让我承担,且于我终结

公告讯息

且让我承担,且于我终结

发表日期:2015-11-08 10:38:02

济南心理咨询

  

文/李雪

偏执的痛苦

借用网友的留言:施恨者永远比被恨者痛苦。这句话用来理解偏执型人格非常确切。偏执型的人可以肆无忌惮地仇恨别人,甚至是跟自己没有实质关系的人,因为自己内在的痛苦实在是太巨大了。并且,创伤形成越早,痛苦越大。而偏执型人格障碍的创伤就形成在生命早期。
 
1至6个月的婴儿会使用“偏执分裂”的防御机制保护自己。简单地说就是把妈妈分裂成两个人:温柔呵护及时哺乳的妈妈,就是一个完全好的“天使妈妈”;当妈妈冷漠甚至攻击自己时,她就是另外一个完全坏的“魔鬼妈妈”(这是一种简单形象的说法,其实这个时期的婴儿并没有独立的“妈妈客体”意象,详细了解可参考克莱因等人的客体关系理论书籍)。婴儿每次只能感受到一种妈妈,要么是完全坏的,邪恶无比,要么是完全好的,如上帝一般,二者不能同时存在,此谓“偏执”。
 
当婴儿认为妈妈是魔鬼的时候,会拼尽全力攻击妈妈,想把妈妈撕碎。如果这时妈妈给予温柔地抱持,婴儿就会发现充满攻击性的自己也会得到爱,于是巨大焦虑得到化解,由此婴儿会内化宽容友善的自我意象。这种爱帮助婴儿度过偏执分裂期,进入“抑郁期”。抑郁期是一种和解,婴儿逐渐明白妈妈既不是完美的天使,也不是邪恶的魔鬼,“她们”是一个人,妈妈也会疼,也会受伤,从而为先前歇斯底里的攻击行为感到内疚,有些“抑郁”。顺利成长到“抑郁期”的孩子会不再使用或很少使用偏执分裂机制,而是具有了基本的宽容,为后面的自我意识形成打下基础。
 
如果妈妈自身也很脆弱和焦虑,就会对婴儿的攻击感到愤怒,冷漠对待婴儿甚至还击婴儿。这时候婴儿的焦虑不仅没有化解反而加大,加大的焦虑更加迫使婴儿使用偏执分裂机制来保护微弱的“好客体”。当母亲的攻击非常剧烈时,偏执分裂机制甚至会崩裂,“好客体”彻底没有了(这种情况更可能造成精神分裂症或者自杀,而不仅仅是偏执型人格障碍)。这种痛苦很难用语言形容,当我体会到它时,宁愿自残以转成肉体痛苦,并极度强烈地渴望杀死自己。
 
未能过度到抑郁期的婴儿会一直使用偏执分裂机制保护自己。但不到半岁的婴儿即使拼尽全力来攻击,成人感受到的也不过是一点点疼痛,比较容易接受。随着孩子长大,孩子的杀伤力也越来越大,父母和周围的人会越来越难以忍受,而这也更加固化了孩子“没有人会爱我,别人都是邪恶的”这一信念。
 
攻击行为的背后,是对爱的强烈渴望。渴望出现一个能够宽容所有攻击,无条件地爱自己的人,把自己从无尽的痛苦中拯救出来。然而可悲也必然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出现这样一个“上帝”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况且,成年人的杀伤力何止婴儿的千百倍,当一个成年人全身心地攻击其实想伸出友善之手的人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可以真地承受。
 
我的痛苦都是你的错

如果理解了“任何行为背后都是对爱的渴望”,就理解了为何偏执者经常攻击其实并没有加害过自己甚至都没见过的人。当偏执者嗅到某人身上有一些自己渴望的宽容、慈悲或者其他美好的品质,就把他神化。“神”既不需要钱,也不需要爱,“神”不会受伤,“神”永远完美。如果能够稳定保持对投射出的神的美好信仰,也是种安慰。然而残酷的是,对于严重地偏执型人格,神的存在也许只有0.1秒就崩塌成魔鬼,正如婴儿时期“坏妈妈”比“好妈妈”强大得多。崩塌的起因,可能是神的某句话不像自己所想,某个眼神不如自己所愿,甚至是发现这个神也喜欢赚钱,也具有物质需求,也需要爱情,还会大便。
 
在攻击的初期,偏执者经常说:“我这样做是为了他好啊,为了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及时改正。”当偏执者发现这个人并不愿意改正成自己要求的样子,攻击和愤怒升级,神瞬间成为“完全不值得信任的骗子,想要加害自己的敌人,应该被所有人鄙视甚至杀死的东西”。按照一般人的逻辑,如果觉得某个人不值得信任,远离他就好了;但偏执者的逻辑却是,我的痛苦是因为这个人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而这个人要为此负责。偏执者会不停地追着这个“完全不可信任的害人者、骗子”跑。比如《蝙蝠侠:暗夜骑士》里,小丑说:“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条狗,不停地追着一辆车,真不知道追上了该怎么办。”小丑一次次制造更大的灾难来攻击蝙蝠侠,但蝙蝠侠终究不是上帝,他恨小丑,所以小丑的“神”还是毁灭了。
 
偏执者的仇恨和普通的国恨家仇很不一样。典型的美国西部片,谁霸占我的土地,欺辱我的女人,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血债血偿,这种单纯的血性让人欣赏。而偏执者的内在是婴儿的声音:“为什么我这样攻击你,你还不主动宽容我、拥抱我,还不满足我的所有需要,你这个恶魔!”这种仇恨的本质是强大的怨。留美女博士和老公回乡探亲双双被父亲砍死,只因其再无力给家里买第三套房。父亲在法庭上表示不后悔,死也怨恨这个女儿。这个父亲坚定地认为女儿就是要无条件满足自己的一切需要的“神”,否则就该去死。所以说血性男儿的反击是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偏执的攻击是怨恨本来可能爱自己的人不是“神”。
 
救赎之路

我相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受一切苦,不是为了惩罚,而是特定的功课。偏执是非常强大的能量,当这种能量完全向外时,能够毁灭所有人际关系。而一旦这种能量向内觉察,它就是不可思议的生命馈赠,偏执的痛苦会化作顽强的生命力和智慧。内观的时候,我坐着坐着就开始想象很多画面,自己受迫害、被抛弃等等,越想越真实,越想越愤怒,我一惊,问自己:我到底在做什么?记得某本书上说:“天人看见河流,看到的是琼浆玉液;人看见河流,看到的就是河水;地狱道的看到河流,看到的是愤怒的烈火岩浆。”我就是在为自己编织仇恨,制造地狱,却说地狱是别人造成的。
 
从此以后,一旦内在生起对别人的怨恨,我就会提醒自己:“停止向外的投射,将能量向内觉察。”这历程远比仇恨别人痛苦。最难受的时候,脑子里会跳出“干嘛要这样呢,难道别人就没有缺点吗,怨恨吧,想想他的错,他改变了你就幸福了,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等等充满诱惑的声音时常响起。当这种声音响起时,我知道自己已经走偏了,于是再对自己说:“回来,继续觉察自己,救赎之路唯此一条。”
 
前几天,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不如所愿,我陷入惊恐之中。两天没有说话,也不看任何人。因为知道自己一说话就忍不住带出怨恨。这两天只向内看,经历了挣扎,绝望,甚至轻伤了身体。两天后,我开口说:“好了,我明白了。”我知道内在一个根本的、很早期的情结已经松动,开始融化。以前梦见童年的家,都是废墟、大粪、尸体和鬼魂。现在它已经充满阳光,有许多小动物,虽然这些小动物还生活在破旧的环境里,奄奄一息,但我知道这是多么巨大的救赎,我的内心充满感恩。当我再睁开眼,看到的是别人友善的目光,真切地关心,那些原本被我看做毒酒的琼浆玉液。每个人都带着我无法想象的故事、特有的品质闪闪发光。正如催眠课上老师所说:“不做任何预期,为到来的一切做好准备。”
 
一直提醒自己为死亡做好准备。当死亡来临,灵魂的天平会称量这辈子我的存在给别人带来多少温暖,多少句鼓励,多少次支持,多少对美和爱的信仰。同时,又给过他人多少次偏执的评判,苛责,对爱和美的绝望。那时候,我会看到,我所爱过的一切人都是自己,所伤害过的一切人也都是自己。所有已经发生的苦难,且让我承担,且于我终结。

济南葵恩心理与教育中心
咨询电话:0531-88806820,18668971786    Q Q:2300545182
中心网址:www.quinnpsy.com
中心地址:济南市高新区汇展香格里拉东塔522室



上一篇: 叛逆不是做自己      下一篇: 因果与限定

葵恩心理与教育中心--儿童心理-济南心理咨询-注意力不集中 

Copyright 2015-2021 济南心理咨询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葵恩心理与教育中心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鲁ICP备15007031号-2

QQ聊天